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3 14:14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问:为何出现罕见“暴力梅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罗冠聪在推特上称,“我背着背包,手拎着小行李箱,登上了夜间航班。我不知道未来等着我的是什么。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。我的目的地:伦敦。”11日,一名长江救援队队员在汉口江滩江面上巡逻。随着江水持续上涨,汉口江滩的二级亲水平台已被江水淹没,江水接近最高的28.8米三级亲水平台。长江日报记者任勇 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罗冠聪在推特发文,自曝已乘坐夜间航班逃往伦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醒:为了您的健康,不要接触江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生产性接触疫水,如抗洪抢险、捕鱼捞虾等涉水作业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省水文局统计,入梅以来,湖北省一直持续阴雨天气,暴雨覆盖全省。截至7月9日,梅雨量已达492.8毫米,超过1998年的总梅雨量,排近34年来梅雨量第二位,仅次于201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入梅以来,武汉先后遭遇多轮强降雨,截至7月11日累计梅雨量已达771.0毫米,排历史同期第二位,成为2016年后最强“暴力梅”。同时,截至7月11日,武汉梅雨期长度已达34天,为2015年来最长梅雨季。为何今年梅雨量如此偏多?何时武汉能出梅?是否还会再现“98”大洪水?11日,长江日报记者采访了湖北省和武汉市相关气象专家,请他们一一解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生活性接触疫水,如在有感染性钉螺的地方游泳戏水、淘米洗菜、洗衣物及饮用疫水等。血吸虫病是因人接触疫水而感染的。因此,在生产和生活中避免或减少接触疫水是预防血吸虫病最有效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过1998年(659.3毫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累计771.0毫米,居历史同期第二位